盐城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中部某市官員只要公務員養老金并軌我立馬辭

发布时间:2019-11-09 09:45:39 编辑:笔名

中部某市官员:只要公务员养老金并轨 我立马辞职

编者按:2013年以来,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反腐风暴、福利改革催生了公务员的新焦虑症,越来越多的官员跳出体制,酝酿第三波官员下海潮有全国政协委员认为,公务员热的退潮恰恰说明市场正在起决定作用

这是一个既好又坏的时刻,在公务员普遍焦虑的同时,这个群体也在进一步走向规范和职业,将一些怀有特殊预期的人挤出去,最终推动改革

继1992年和2003年之后,中国或将在未来几年迎来第三波官员下海潮国考也在降温,2014年公务员报考人数比去年下降了36万

高压之下,基层公务员神经长期绷紧,但这并未得到大范围的重视

大领导如果一出事,整个系统都会面临洗牌首当其冲的是,工资待遇肯定会进一步被削减 王斌说

高层希望通过这两年的肃贪将公务员职业复归平常,将一些怀有特殊预期的人挤出去,才能推动改革

在体制内浸淫二十多年、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于波,从未像今天这样想要离开这个体制八项规定刮走了逢年过节的购物卡,曾经引以为傲的社会地位和面子也受到挑战

身为中部某市工商局副局长,于波以前无论走那,别人都会敬他三分,现在,谁都可以调侃他一番:于局还好吧没进去吧

既没有利益带入,又没有正面形象,你觉得我继续待着还有什么意思于波说,只要公务员养老金并轨,他就立马辞职

他身边已经有不少人在付诸行动,其中不乏一些大的领导,比如该市建委的一位副主任去了某知名房企在全国,也不时传出公务员下海的零星个案:2014年3月,杭州市金融办副主任俞胜法加盟阿里巴巴2013年10月,全国人大信访局副局长黄力群去了一家律所东部某市的法官出走太多,以至于政府不得不发文要求警惕法官辞职舆论预测,继1992年和2003年之后,中国或将在未来几年迎来第三波官员下海潮

但是在风声鹤唳的官场,更多的人像于波一样,选择继续观望,在辞与不辞之间挣扎浙江省心理医生赵国秋发现,八项规定推行的最近两年里,找他看病的公务员比过去明显增加赵从2007年开始一直担任浙江省公务员心理援助项目牵头人他主导的最新一项抽样调查表明,公务员心理健康水平不够高,幸福指数不够高,压力比较大,职业倦怠的分数比较高,比2007年调研时更为严重

糖没了

没完没了的应酬,一度令王军这个东部某市供电局的处长叫苦不迭,一开始,当禁止吃喝的大棒挥来时,王军还长嘘了一口气:从此可以解脱了,但接二连三的规定,让王军很难再快乐起来

先是每个月5万块的奖金不见了,接着连哈根达斯券和超市卡也取消了前不久,电力系统还给所有处级干部的公车上装了卫星定位系统,这意味着如果王军想公车私用,后台一目了然

这那是在当官王军说,他已经很久没敢出门吃饭了,要是非被朋友拉出去,就一定把老婆孩子捎上,以证清白这种做法在他的官场朋友圈里,已经形成一种共识

王军或许不知道,其他系统的官员面临的监管不比他松南方周末在采访中听到不少这样的例子:广东某市官员的离任审计变成三五年审一次;在浙江某市,行风监督员隔三差五就上门

最近我们正好要搬家,办公室有点乱,被监督员看到了,立刻对我们提出批评,说公家单位要注意形象浙江某市一位官员记得,上回,某单位违规发了袋大米,市里也要通报一下

这是一条不能触碰的高压线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站消息,截至2013年12月31日,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2.45万起违反八项规定的案件,数以万计的干部因此受到处理

乌纱难保的风险,使得每个官员都不敢掉以轻心,执行时中央到基层由此层层加码王军的领导交代:你们私底下说话注意点,不该说的话不要乱讲原本就谨小慎微的官场,变得更加噤若寒蝉中午到食堂吃饭,王军发现大家都各吃各的,莫谈国事,就好像这些条条框框的规定对我们的影响几乎不存在一样

在上海某市直机关,正科级干部陈斌也早就嗅到了这股紧张的气息和所有人一样,陈斌知道组织干部处处长辞职的消息,也是通过一张A4纸大小的布告刚刚过去的4月,这个消息像一枚炸弹,在单位里炸开了锅

他已经快五十了,又在那么重要的职位,他的离开确实有违常识陈斌说,这位处长的保密工作做得极好,估计一个月前就提出辞呈而在他的视野所及,已经离开的远不止这个处长一个实权部门的副处长,去了某房企当营销主管,另一个科长,也在最近办了离职手续

出走的原因无一例外都跟福利没了有关以前一年到头,陈斌所在系统的福利多到很少要动用工资卡的钱:住宿有单位宿舍,吃饭有食堂,每个月还有500元的交通卡,逢年过节发的购物卡都以5000元打底,七七八八地加起来能有个五六万,这差不多是他工资的一半,但现在过年连贺卡都不发了

像这位副处到手的年薪也就十万,最近刚生了娃,压力很大陈斌说,自从2006年上海社保案之后,上海公务员的工资基本上都没什么大的调整

于波印象中,最近十年工资不仅没有升,如果按货币购买力来说反而降了我现在每个月到手的钱就2600块于波说,二十多年前他刚进单位的时候,还能是中上等,他现在的收入在当地只能算是中下等,连他做农民的哥哥都不如他打工一天就能挣一两百

不同于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于波所在的城市属于中部欠发达地区,福利不是很高,也就偶尔发点日用品,过年过节别人偶尔送条烟就像给小孩子糖吃一样是快乐的,现在就没有这种快乐的感觉了

不消极,也不积极

对于一个有着几百号人的大单位来说,三个官员的集中离开看似不能说明什么,但在陈斌印象中,这是历史上极为罕见的他进单位十年,只走过一个人

体制的巨大魔力,使得公务员成为中国流动性最小的职业群体名校硕士毕业,放弃外企高薪,陈斌当年挤破头考公务员图的就是它的稳定和旱涝保收他参加国考的2003年竞争还不像今天这样惨烈,那年恰逢大学扩招后的首批大学生毕业,公务员热刚刚兴起,之后十年,公务员报考人数屡创新高:2003年才8.7万人,2010年已经突破140万大关

跟陈斌这一代80后相比,于波这一代60后看似幸运国家包分配,但要想获得体制的敲门砖并不容易,于波当年所在的班级只考了两个大学生于波是1980年代末的大学生,他们往往被认为是最有理想的一代青年人,后来很多同学下海经商,于波仍然坚守在体制内,他想以一种体制内的健康力量激浊扬清

最开始,体制带给他无限的荣光五个兄弟姐妹中,于波是唯一的大学生,家里人也觉得长脸可是后来每况愈下,现在,朋友聚会,于波能不提自己是公务员就不提

日子过得紧巴不说,工作压力比以前也要大前段时间,省工商局在他们下边的县抽检了一批化肥,有不合格的产品以往,于波看到报告之后,肯定让县下属的工商所处理一下就完事了但现在因为生怕举报,于波的第一个反应是亲自下去督导,并就报告中出现的同批次问题产品,扩大到全市进行追查,确保万无一失

不干事怕被处分,但只干好本职的事,不会主动去干别的于波说,不消极但也不积极

对于电力系统的王军来说,每天的日子同样可以用提心吊胆来形容,不出安全事故,是摆在他们面前的一根高压线,但是他不希望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3年6月5日晚,王军所在的东部某市一根500千伏的越江电缆发生故障,导致数个主城区的部分区域停电一个多小时,这在过去是极为罕见的尽管事后查明故障电缆是由法国企业制造安装,但是该电的副总还是被免掉了

上边很紧,但下边是一盘散沙王军说,这次事故有其偶然性,但也是高压之下的一个连锁反应

两组调研数据的变化,部分印证了基层公务员消极怠工有愈演愈烈之势2008年,重庆市发布了一组调研数据,不低于50%的公务员时常倦怠,2013年,中国社科院的一份调查显示,79.89%的基层公务员存在有轻度工作倦怠的现象

在门诊中,心理医生赵国秋接触到的公务员这两年也明显增加主要表现为焦虑症、抑郁症、强迫症、躯体化障碍比如有想辞职的,有晚上睡不着的,有静不下心考虑问题的,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不知道如何度过现在以及今后的一段时间

可以佐证公务员心理问题严重的,还有赵国秋到机关讲学的次数越来越多最近两年,不下百场,上自省里,下至街道都有

赵国秋心理公开课的火爆,或许跟浙江省政府的重视有关据了解,2007年开始,浙江省启动了公务员心理援助项目,省委组织部、人事厅牵头,省本级财政支持赵国秋是课题负责人据了解,最近这几年,推进的速度在加快,调研地范围不断扩大,试点也在从小的试点向面上推

但是在全国,像浙江省这样重视的并不多见曾经在2008年红极一时的中国首家公务员心理健康已经停止更新多时,创始人是重庆一位退休的副厅级干部一位接近该官员的心理学界人士说,之所以后来不搞了,跟一些领导打招呼有关,领导觉得这些涉及公务员的隐私,不便于对外公开

生物谷药业
慢性心律失常表现
咳嗽舌红苔薄黄是热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