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魔弓马丁 第三十九章夜间训练?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1:20 编辑:笔名

魔弓马丁 第三十九章夜间训练?

“啊,好主意,这个袖针……”其中一个孩子马上伸手去拿那个袖针,可手伸到半途就僵在那里了。

另一个在催促他:“快一点,趁没人发现,我们拿了赶紧走!”

我又一次小声说:“是啊!拿了快走。”

这回,那个出声催促的孩子也僵住了,过了会儿他才说:“乔恩,我们是两个人来的吧?”

“是。”那个叫乔恩的孩子声音明显带上了颤声,他很明白,到主人房间里来偷东西,就算是崔师傅交代的,被抓住了也没好果子吃,说不定崔师傅也会被赶走吧。

我翻了个身,面向着他们两个,我眼里的红光让两人害怕的靠在了墙上,两人恐惧的说不出话来,倒不是来偷主人东西有什么可怕的,主要是床上躺着的人眼里居然会发红光,人的眼睛里怎么会发光?那只有凶猛野兽才会有的啊!

我翻着从床上坐起来,眼睛盯着他们,过了有一刻钟吧,两个孩子眼看就要虚脱了,我才问道:“是谁让你们来的?”

“是,是……崔……”其中一个正要说,却被另一个孩子轻轻拍了一下。

“你们才在这里没几天吧?没经主人同意,进主人房间,这是要被赶出去了,如果你们碰上个心狠手辣的,直接打死,随便找个地方一埋,你们这种买身为奴的,有多少人来关心呢?你们应该看到了,这园子后面就是树林

,把你们往那里一带,随便挖个坑,不知道要多少年才会被人发现呢。”我并没有把眼里的红光敛去,而是让那红光在两个孩子的身上游走,增加他们的紧张感。

“不,不是的,我们只……只是……训……训练,我……我们走……走错了房间。”那个差一点走漏了消息的那位明显被吓的不轻,这一回是真走漏了消息。

“走错了房间?”不得不说,这位的脑洞有点大,难不成他们想去的是张汉文或张建的房间?这主楼里只住我以及做为管家和侍童的张家父子,当然有时候张汉文并不会住在他主楼的房间里,人家有时候也需要增加一点夫妻感情的嘛。

这又是张汉文一项古板的施政方针下的弊端,他家其实是在仆人区的辅楼,而我要求过无数次,让他搬到主楼来,结果就是他自己和做侍童的二儿子搬过来了,而他们家其他三个都还住在辅楼。

“你们难不成想偷管家的东西?”

“不,不是的,我们只是拿,拿一点能证明身份的就行。”看来这两位真的想偷管家,但刚刚我明明听到他们谈论的是“老爷”。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在训练,现在你们被我抓住了,你们说怎么办?”我在床头的魔法灯上按了一下,那灯缓缓散放出一阵柔和的光芒。

两个小家伙的脸白惨惨的,显然惊吓过度了,我将眼中的红光敛去,在灯光下,终于象个正常人了,本应该恐惧万分的两个小家伙,在我眼中的红光消失之后,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看来刚才并不是偷东西可能要受严历处罚把他们吓的,而是我眼里的红光。

“……”两个小家伙稍稍缓过来了点,但对我的问话却不知应该如何回答。

“看来你们还没想好啊!”我站起来,在他们两个面前背着个手来来回回的走了两圈,最后在两人面前站定。

“……”两个小家伙依然沉默。

“你们认为我应该怎么处理你们?如果你们不回答就要按我的意思来了!”

“老爷,您的意思是可以让我们选择?”那个胆子比较大的似乎听懂了我的意思,壮着胆子问道。

“只要合情合理,我答应。”

“这事情是我出的主意,请不要处罚楚林齐,我一个人承担!”那个胆大的回答。

“你认为处罚你一个就行了吗?以你们的罪行,放在一般的富人之家应该如何?”

“如果是卖身为奴的,主人家可以将其处死,如果是雇佣的,主人家可以送官法办,如主人家仁慈点,驱赶出府。”那胆大的说。

“你们两个呢?”

“我……我,我是雇佣的,我来承担,请主人明天将我送官吧!”那个胆大的跪了下去。

“你叫乔恩对吗?”我问那个胆大的。

“是的!”说完,他将头抬起来看着我继续说:“请主人不要为难楚林齐。”

我眉毛扬了扬,对那个胆小的说:“你叫楚林齐?是被张管家买进府的吧?”

那楚林齐也学乔恩跪了下来说:“小的是叫楚林齐,请主人责罚,请不要处罚乔恩。”

“你们两个倒是兄弟情深啊,你们说,处罚了你们之后,这崔建要如何处理?”我问。

两个小家伙没话说了,他们是真不知道如何说,说起来,这个崔建是我亲自认命的佣兵教习,而就在昨天他们还在喜悦,如何他们能学出来,他们自然可以去做佣兵,显然是比做奴仆要有前途的多,昨天崔师傅给他们布置的任务,就是不管府里的谁,只要能从那人的身边取走一件可以证明是那人的物品就算过关。

这两个小家伙很想在参训的十几个小伙伴们面前好好露露脸,就商量着到这主人房里拿上一件,想来主人是个养尊处优的年轻人,警觉性应该不高,没想到,两个人踢上了铁板。至于管家,那还是不要想的好,那可是个老佣兵,警惕性绝对高。

“今天,你们先回去,明天去侍童统领那里去领罚,每人十板子,明白了吗?”我看着他们说,不过两个小家伙眉宇间均有掩饰不住的喜色,这个处罚太轻了。

两个正在答应,我却摇响了呼唤铃,两个人愣在当场,而这边很快的管家和值夜的仆人已经被招唤来了,管家一进门就看到两个小侍童跪在我的床前,不用问就知道,这是打算盗窃主人物品,被我抓到了。

“老爷,是我御下不严,我保证以后这两个小贼再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管家狠狠的看了两人一眼说道。

金昌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上饶治疗卵巢炎方法
安康治疗白斑的医院
金昌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上饶治疗卵巢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