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本月底搬至小红山南京中央门站迎来最后的小

发布时间:2019-12-01 16:19:56 编辑:笔名

本月底搬至小红山 南京中央门站迎来最后的小长假运输

南京中央门站依然很繁忙。刘浏摄

从南京市交通部门获悉,中央门长途汽车站初定于6月28日搬迁至小红山客运站,长途东站拟青奥会后搬。也就是说,这个端午小长假,是中央门长途汽车站保障的最后一个小长假客运了。到了十一,乘客们就要去小红山客运站(现定名南京客运站)乘车回家了,而已经运行了46年的中央门长途汽车站将华丽谢幕。了解到,搬到火车站北侧的南京客运站后,南京的公路运输还将有一轮新的分配调整。昨天,南京长客集团原总经理虞梅棠、原工会主席沈新生也来到车站,共同见证中央门汽车站最后的繁忙景象。实习生吴丹萍扬子晚报徐媛园

最后一个小长假运输

值班站长张志义:

漂亮完成最后一次小考,才能不留遗憾

值班站长张志义今年56岁了,1980年他从部队退伍之后就一直在这个汽车站工作到现在,今年已经是第34个年头了,由于6月28日中央门汽车站将搬到小红山客运站,这次端午假期正是中央门汽车站最后一次小长假运输了,张站长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告诉,也正因为这是中央门长途汽车站最后一次保障小长假运输了,所以他们才要更努力地为旅客服务:漂亮地完成中央门汽车站的最后一次小考,才能不给自己留遗憾。

这次端午假期人流量和往年差不多,不过今年端午小长假,农民工比较多,都要回老家收麦。我们还启动了假日的应急方案,为了保证安全的情况下,采取了旅客分散走,让淮安盐城南通等车次的候车旅客分散到出主楼的地方候车,避免踩踏事件,让旅客安全出行回家,同时特别安排所有的窗口都可以随时退换票。

爱心组陈炯:

孩子知道我要忙,没开口让我们陪着过六一

陈炯是车站爱心组的,四十岁的陈炯在中央门汽车站已经干了十九年。今年端午节正巧遇上了儿童节,四十岁的陈炯有个上五年级的儿子。孩子知道我并不能陪他,所以根本就没有提过要我陪他的要求。陈炯儿子的生日是5月3日,那天也正好是五一小长假运输,车站忙也没办法陪他去看最爱的电影。

最近一个周末我们家热水器坏了,我换了早班,全家去买热水器,那天是我们家第一次节假日三个人一起出去买东西,那天孩子真的很高兴。提到孩子,陈炯就有些哽咽。

旅客顾女士:

搬迁之后,担心年迈的母亲难以找到车站了

三十多岁的顾女士端午放假第一天送年迈的母亲回家,是在重点候车室遇到她们的,顾女士帮母亲买第一班回启东的票,回到家之后发现买错票了,随即张站长就以最快速度帮忙立即换票,她说:我是1996年来南京工作的,中央门汽车站对我来说也是有很多年的感情了,最有感觉的是现在的服务态度比以前越来越好了。提到搬迁,顾女士说:我是听说了要搬迁这个消息,有点担心,因为我妈回启东要一段时间,要是那时候车站搬到小红山的话,我怕我妈会因为车站太大找不到出口。年迈的妈妈对于新车站的地点肯定不熟悉,顾女士特别担心的是她母亲以后就难以独自回启东了,希望那边服务能够跟上,因为新车站地方肯定大,老人肯定很难摸索到出口入口,服务跟上了,也不会担心什么了。

旅客游女士:

一种感情叫习惯了

游女士是和丈夫带着刚八个月的女儿准备回老家连云港:在南京家住桥北早就买好票回老家了,可是因为某些原因错过了班车,只好慢慢等下一班。游女士和丈夫都已三十岁了,在南京已经打拼了七八年,每年回家都是在中央门汽车站,虽然这里也有些乱,但真的习惯了,下一次从别的地方回家,对这里还真舍不得。一句习惯了道出游女士对中央门汽车站浓厚的感情。她说等小长假回来,准备来和中央门站合个影。

老站长们的珍贵记忆

虞梅棠原长客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

为了给旅客建配套宾馆盖了1000多个章

70岁的虞梅棠清楚地记得他初来长客的时间,是1980年4月23日。他在长客集团干了十八年,见证了中央门站的兴衰历程。1985年,中央门站成为了全国第一个文明车站,也是全国交通系统全心全意为旅客服务典型。全国劳模王凤英参加全国先进事迹宣讲,跑了20几个省。

八十年代末,中央门站大力发展客运市场,经营范围扩大到七省一市,中央门站在全国运输企业里大名鼎鼎。而为了为旅客提供更好的服务,中央门站也在全国首次提出一条龙服务,中央门站要为旅客建一座三星级宾馆,也就是现在的米兰大酒店。那个时候还是计划经济,木材、钢铁、水泥都是计划供应,所以建酒店审批手续很复杂。

虞梅棠说,有时候刚批好,国家来个文件说要清理整顿,就立刻下马;等两年缓过劲来,就还得再走一遍审批程序,申报建设。而这前前后后光是审批盖的章,就盖了1000多个。等高楼建好后,八年已经过去了。那个时候好多媒体突然过来,一个一个数我们盖的章,然后还帮我们分类,发现必须盖的章只占总数的1/3。虞梅棠说,这个事后来还被人民报道了,后来好多外国人来南京,就点名要住那个1000多个章的宾馆。

沈新生原长客集团工会主席、中央门站站长

为了评全国文明车站早上4点领导职工一起大扫除

1980年沈新生来到中央门站,那时候正是车站治理脏乱差的时候,市政府经常把我们拎出来批,所以沈新生以工作组的形式进入了中央门站。那时候虞总也给大家建立了一系列制度。售票员、行车员、行李员都建立了岗位制度,实行军事化管理。比如我们实行早点名制度,每天早上4:45点名,5:20头班车就要发。我住在上海路,每天3:00起床,不管刮风下雨,都要按时到。

到了车站后,行车班发完车必须用锯末把候车室打扫干净,装卸班必须把停车场打扫干净。用锯末打扫卫生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就是地板上洒了水,上面倒上锯末,锯末把水和灰尘都吸走了,然后一推,整个就很干净。除此之外,每周六下午4:00开始,领导带头拿着高压泵,用旁边护城河的河水冲洗候车厅内部屋顶。水很臭,淋到身上。沈新生说,这样的打扫已经形成了制度,每天必须要扫一小时,扫完了才能吃饭。

让沈新生印象深刻的还有1984年,南京地区下了一场大雪,中央门站停运3天,旅客全部积压在候车室。那天我在值班,晚上11点多,一辆吉普车,上面下来一个女同志,问你是站上的吗我说是,他说顾省长来了。沈新生说,顾省长说你们停运了,我不放心,晚上过来看,你陪我走一趟,她到了票厅,坐下来,跟售票员聊天,又去了候车室,从头挤到尾,还亲自去摸一摸我们供应的水热不热。沈新生说,那时候条件没现在好,但真的感觉很有价值。

纺织机械设备
巨蟹座
世界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