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影亾特写韦家辉壹個作者嘚诞泩

发布时间:2019-11-10 21:15:00 编辑:笔名

资料图:韦家辉

我跟不少编剧合作过,在韦家辉之前是邵丽琼,与她合作最多,《东方三侠》和《审死官》都是她的剧本。还有曾谨昌,但都不令我觉得无可抗拒,直至遇上韦家辉。到现时为止,我可以大胆说句他是无懈可击的,无论在创意、戏剧处理、以及哲学上,他都能兼顾得到。他的人物角色性格又强,每次的信息都很满,很全面。

早在第二十三届(1999年)香港国际电影节的特刊中,杜琪峰已经给予了合作伙伴韦家辉如此之高的评价,《再见阿郎》、《非常突然》、《暗花》、《真心英雄》等再度成为了影迷的焦点,而事隔12年的本届香港国际电影节,韦家辉被作为焦点影人出现,并展映了他的《和平饭店》、《一个字头的诞生》、《暗花》、《孤男寡女》、《辣手回春》、《钟无艳》、《呖咕呖咕新年财》、《我左眼见到鬼》、《大只佬》、《神探》及《再生号》,肯定了其在香港编剧中的大佬、作者地位。

创作:非常突然

九十年代初金牌监制韦家辉为TVB创作的黄金档电视剧《大时代》,首集便是安排郑少秋扮演的丁蟹逼着四个儿子跳楼,随后又是股市崩盘、黑帮等,可以说是当时TVB黄金档电视剧的一大颠覆,遭遇了不少观众的投诉也被调到九点半场播出,但韦家辉的非常突然的故事创作方式也给人深刻的印象。

电影导演处女作邀请了吴宇森电影作品中的港式黑道英雄的代言人周润发主演,但他并无意于再度的打造一个英雄的传奇,而是将死亡作为一种求证的方法,告诉人们一个悲观而现实的道理: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救世主存在,没有谁可以主宰他人的命运,所谓的和平饭店正如一个自欺欺人的幌子,最终是无法庇护善变而脆弱的罪人们的,更悲哀的是大难临头时当年的避难者纷纷逃亡影片被认为是当时香港面临回归的某些现象的隐喻。

而更具颠覆性的是韦家辉与杜琪峰成立银河映像后的数部作品,《一个字头的诞生》、《暗花》、《两个只能活一个》、《非常突然》等。《一个字头的诞生》在外表看似黑帮小混混如何变成大佬的故事,但实际上加入了不少黑色幽默的元素,而《非常突然》的非常突然则被影评人石琪评为不但是罕见的奇片,整体亦拍出水准,不像(杜琪峰、韦家辉和游达志组合的)前作(《一个字头的诞生》、《两个只能活一个》)般由头至尾标新立异,而能从正常入手,把正常情景拍得不错,畅顺有致,直至最后奇峰异转,真的非常突然,起承转合颇有功力。

还有《大只佬》、《神探》乃至《单身男女》等,韦家辉都能将很传统的桥段以富有新意的方式呈现出来。

作者:一个作者的诞生

作者论的提法来自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法国电影理论家亚历山大阿斯特拉克在《法国银幕》刊登的《新先锋派的诞生:摄影机自来水笔》,他认为电影已经成为一种具有独特语言、可以自由表达思想和感情的工具,就如作家用笔写作一样。作者论的说法有时候不仅是用来赞许导演,也可能是编剧,特别是五十年代不少作家担任电影编剧时,个人的作品风格深刻的影响到了电影。

黑色风格(《一个字头的诞生》便是香港电影少有的黑色幽默作品)、佛家的轮回思想(《大只佬》、《再生号》等)、无常的宿命(《非常突然》、《神探》等),可以说是韦家辉创作影片里的典型性风格或符号,而如果与杜琪峰独自创作(即没有韦家辉编剧)的《枪火》等作品来看,韦家辉的作者符号在他们合作影片里更加突出。

杜琪峰的电影作者地位受到不少影迷的首肯,而对于韦家辉,无疑也在他所创作的作品里融入了非常独特、一贯的个人风格,这也难怪,杜琪峰就不止一次的说韦家辉是银河映像中的灵魂性人物,如他在接受香港电影评论学会的冯芷若的采访时说到,现在我们公司(即银河映像)的创作主导是他(韦家辉),当他偏向一边,我们就跟着偏向一边。他先有一年,我们就去摄制,将他的精神拍出来。故事创作方面他比我强得多,最重要是他的东西很有根;我们看电影,只是看,是无根的,看完放在潜意识内,可能他日扮鬼扮马拿出来用,但骗不到人骗不到自己,最抵打当然是照办搬过来,是创作人的大忌。

虽然说,韦家辉自己担任导演的作品,尤其是新世纪来的《喜马拉雅星》、《再生号》,成绩不够明显,导演能力的表现也不够突出(《再生号》的编剧能力与导演能力不成正比),但对于一位以编剧而不是导演为主导的电影创作者来说,《一个字头的诞生》、《非常突然》、《神探》等,无疑意味着一个作者的诞生。

机床
美股
情感日志